下書網 > 穿越小說 > 隋唐大猛士 > 第1473章 塵埃落定
    皇帝回京后的第一次宣政殿御前會議。

    宰輔齊聚一堂。

    五年,皇帝滄桑了也更成熟了,而不少五年沒見的宰輔們也有不少老邁了。房謀杜斷的房玄齡老了許多,添了不少白頭發,而杜如晦更是咳嗽不斷,已經病的很嚴重了。

    他已經病休了差不多一年多,這次御前會議,掙扎著要求來參加。對他來說,自知時日已經無多,只是想再參加一次御前會議,跟皇帝好好交待一下這幾年的任務。

    張須陀已經徹底的引退,以太傅的榮銜告老還鄉,接任的樞密使宋老生也在一年多前退休了,接替宋老生的是徐世績。副樞密使周德威已經轉任了兵部尚書拜相,原兵部尚書秦瓊,因為任滿,所以改任門下右侍郎,加太子少保,兼任洛陽講武堂校長。

    宰相、吏部尚書屈突通老邁致仕,門下左侍郎侯莫陳也因在相位上呆了多年,如今主動請去出鎮地方,現在是西京留守、關內道布政使、京兆尹。

    宰輔們也開始任期正常化,一任三年,最多連續兩任,任滿一般就要調他職。年紀到了的直接致仕,不到年紀的則多是會改為其余五京的鎮守大員。

    “尚書左仆射、敕封撫遠國國公杜如晦到!”

    一聲唱喝。

    由八名羽林一起抬著一座小輦直入宣政殿臺階。

    皇帝起身,出殿相迎。

    杜如晦形容枯槁,雙目已經渾濁。

    這位名相此時還不到五十歲,看到皇帝出迎,他掙扎著想要下輦。

    羅成快步迎上前,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杜相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杜如晦緊緊抓著皇帝的手,“陛下終于回京了,老臣一直盼著陛下能夠早日回京,陛下一日不在京,則帝國一天不穩。”

    羅成早就不止一次的問詢藥王關于杜如晦的病,就算是藥王對杜的病也是回天無力,這是不治之癥,偏他又不肯放下工作休養,使的病勢越發難以延緩。

    如今已經是油盡燈枯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天下之主,能讓羅馬皇帝和波斯皇帝低頭的大秦皇帝,可羅成也一樣沒有辦法讓杜如晦的病疾去除。

    “圣人,如今四海歸附,是時候削平江東藩了。”杜如晦一邊說著,還一邊拿出了一道奏表,是他對于朝廷削平江東藩的建議,洋洋數萬言,里面有詳細的方略。

    “朕扶你入殿!”

    宣政殿會議,少了一些面孔,也多了幾張面孔。

    “朕此次出巡天下,走過許多地方,也看到了許多情況,大秦的江山富麗,漢家的百姓勤勞,總的來說,如今是一片欣欣向榮的,但也還只是剛起步。許多地方的百姓還沒有溫飽,尤其是邊疆的百姓,特別是那些新歸附入籍的原蠻夷之民,他們還很愚昧,沒有開化,朝廷有責任讓他們歸化、溫飽。當然,總的來說,如今天下安定,百姓的日子比過去好了十萬八千倍,大家都有個光明的前景,生活日子都很有奔頭,在我們的西面,波斯和羅馬兩大帝國,還在進行著數百年來的恩怨大戰,殺的難解難分,他們的百姓日子苦不堪言,水深火熱,甚至因為戰爭流離失所,許多百姓背負著沉重的苛稅,朝不飽夕,未來一片黯淡,相比之下,朕對我們的日子還是比較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也一直有許多人上言,說在我華夏腹心,在江東,還有許多百姓現在生活越過越差,他們也是我漢家子民,也是我炎黃子孫,朕有責任。”

    “朕已經決定,新年過后,由太子掛帥,統兵征討江東藩,削除割據,讓江東的百姓也過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不住咳嗽的杜如晦帶頭拿玉笏拍擊掌心。

    “太子仁厚又穩重,若由太子掛帥平江東,則是江東百姓之福也。”

    徐世績、秦瓊、程咬金一干大將也都贊成太子掛帥,這幾年太子監國攝政的表現,是他們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“詔,拜太子嘉文為兵馬大元帥,以徐世績為行軍長史、李靖為行軍司馬,秦瓊為行軍副帥,程咬金為行軍先鋒,闞棱、王雄誕、西門君儀為行軍總管。”

    一眾宰輔們對此詔令,十分欣喜,沒有一個反對的,其實這些年,大家一直都在為平江東做準備。

    準備了這些年,早就已經準備妥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皇帝出巡五年,只怕早就已經平了江東。

    至于掛帥的人是太子,他們更是贊成。

    太子的仁厚穩重,是深得宰輔們喜歡的,這五年來,皇帝不在京,太子監國攝政,在京輔政的一眾宰輔們感覺是從未有過的輕松,這位皇太子對他們十分信任,從不胡亂干涉插手。

    這樣的監國攝政在位,他們這些宰輔執政真的是輕松順暢,比皇帝在時還要順暢。

    現在讓太子去摘個熟透了的桃子,積累點威望名聲,這是好事,大家舉雙手雙腳贊成。

    本來早幾年,有一些流言,說是李貴妃所出的吳王和長孫賢妃所出的晉王聰慧,類似皇帝,深得皇帝寵愛,有易儲的可能等等,但這幾年,太子的表現,已經使的他的儲位十分穩固,并沒有人再去胡思亂想什么儲君之爭了。

    誰也爭不過太子嘉文,除非太子突然死了,可太子高大威武,騎射刀槍皆都不錯,才十六歲的太子殿下怎么可能會突然死了?

    他既不肥胖,也沒有什么舊疾頑癥。

    會議結束,皇帝派羽林郎將杜如晦抬回家,并讓太子隨后帶御醫和藥品慰問。

    只是當天晚上,杜家便派人往洛陽府送信,杜如晦在家中含笑而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皇帝下詔,為杜如晦輟朝三日,追贈司空,謚號為成。長子杜構襲國公爵位,并分封其次子杜荷,以及兩個庶子分別降一大等和降兩大等推恩分封,杜荷賜封侯爵,其余二庶子賜封伯爵,皆在杜如晦之實封地推恩劃分封地。

    皇帝還特選公主賜婚給杜構,以其為駙馬都尉,保證杜如晦死后家族也依然不衰。

    不久,皇帝詔令長孫無忌拜尚書左仆射,加平章事銜,入政事堂為相。同日,皇帝下詔封長孫賢妃所生之晉王為黑龍王,在關外東北黑龍江口,封地八百里,敕建黑龍王國。

    稍晚,皇帝又賜封李貴妃所出之吳王恪為瑞麗國王,封地在云南高黎共山以西,那加山以東,墨脫大雪山以南,驃國湯彭山以北的廣闊地區,同樣封地八百里。

    兩位原本極受皇帝寵愛,傳言能改立為儲的皇子突然被分封到極北的黑龍河口,以及極西南的瑞麗江畔,這無疑是向天下人都宣告了皇帝對太子嘉文儲君之位的穩固之心。

    太子掛帥南征,兩位親王卻被一南一北遠封,一切塵埃落定,再無余地。( 隋唐大猛士 http://www.kfrrrh.icu/2_2505/ 移動版閱讀m.slkxs.com )
皇家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